<b id="wf01e"><address id="wf01e"></address></b>
    <u id="wf01e"></u>
      <sub id="wf01e"></sub><u id="wf01e"></u>

      1. <address id="wf01e"><ol id="wf01e"></ol></address>
          <b id="wf01e"></b>
          您当前所在位置:晋江新闻网>>新闻中心>> 福建新闻 >>正文

          漂泊27载 章公像何日回家

          www.ijjnews.com    福建日报 2022-07-22 18:23
            

            19日凌晨3点,大田县吴山镇阳春村村民林开安才入眠。睡了不到2个小时,他便起身和隔壁东埔村的林传丁碰头,一起驱车前往三明市区。

            他们带着两个村全体村民的嘱托,去聆听一个重要的结果。

            当日上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上诉人Oscar Van Overeem(奥斯卡·凡·奥沃雷姆,简称“奥斯卡”),被上诉人阳春村村民委员会、东埔村村民委员会,原审被告Design&Consultancy B.V.(设计及咨询私人有限公司)、Design&Consultancy Oscar Van Overeem B.V.(设计咨询奥斯卡·凡·奥沃雷姆私人有限公司)物权保护纠纷二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判决维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关于奥斯卡应返还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简称“章公像”)的判决。

            宣判一结束,林开安和林传丁即回老家。没过多久,好消息就传遍了两个村。

            “省高院的终审判决,为我们这些年的国内追索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希望章公像能够早日归乡!”参与了整个追索过程的阳春村村民林文青百感交集,眼眶湿润。

            消失

            炎炎夏日,记者驱车驶进距离大田县城30公里的阳春村。这里竹林掩映,比城区凉爽了不少。沿着村道行驶几百米,青龙山便映入眼帘。山下,普照堂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光。

            “小时候,我常和小伙伴们来普照堂玩耍。”林开安告诉记者,普照堂中央便是村民们供奉的章公像。

            章公,俗名章七三,法号普照。据村民世代相传,章公随母亲改嫁来到阳春村,小时候是放牛娃,长大后乐善好施,医术精湛,为村民们解除病患。得益于他的全力相助,瘟疫暴发时,林氏家族才避免了灭族之灾,得以延续。宋哲宗赵煦元祐年间(1086—1094年),37岁的章公坐化后被村民们奉为祖师。

            东埔原是阳春村的自然村,上世纪60年代从阳春村分离出来成为建制村。阳春和东埔两村先民在章公的肉身外重塑金身,做成章公像。同时,修建并多次翻修普照堂,用以供奉章公祖师。农历十月初五是章公诞辰,每年都有近万名林氏后人从四面八方赶回阳春村,参与庆诞仪式。

            然而,令村民们痛心的是,如今大家在普照堂祭拜的只是章公像的复制品——1995年12月14日,这里发生了一起盗窃案,真品下落不明。

            与章公像相处了一代又一代的村民,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大早听到失窃消息,村民们有的边跑边穿衣服,有的手上还拿着未吃完的地瓜,有的准备下地,还扛着锄头,大家都向普照堂聚集。不少老人捶胸顿足,仰天长叹。有村民反应过来,马上到吴山派出所、县公安局报案,并自发组成追索小组,分头向泉州、厦门、福州等港口打探消息。但遗憾的是,此后20年,佛像杳无音信。”林文青说。

            其实,这并不是章公像第一次遭遇劫难。

            上世纪60年代,为了保护章公像不被破坏,老中青几代村民轮流带着佛像躲藏。50多公斤的佛像流转于不同人的肩、背,藏于深山,匿于密林,甚至以另一尊像替其烧毁为代价而得以幸存。

            没想到,这次是真的消失了。

            章公像在村民们心中意味着什么?“它是我们精神的寄托和支柱,引导着我们向上向善。”林文青说,“章公像就像蒙娜丽莎,无论从什么角度看,总在对你微笑,让村民们感到十分朴实、亲近,老人和小孩也总爱到普照堂附近放松、休息。”

            1997年,村民们根据回忆,请师傅重塑了一尊章公副身,置于普照堂中供奉。然而,20多年来,村民们从未停止寻找真品章公像的脚步。

            再现

            2015年3月,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举办木乃伊展。阳春村村民在新闻报道里发现,遗失多年的章公像在地球的另一个地方重新现身,而佛像现在的拥有者是荷兰建筑设计师奥斯卡。

            当时,阳春村村民林永团带着疑惑,直奔另一位村民林乐居家。林乐居是少数在上世纪80年代就拥有照相机的村民之一。1989年,他为章公像拍过照,至今仍保留着底片,而这成为后来追索佛像的关键线索。

            当时还在广西做生意的林文青,也在电视上看到了相关新闻。一整天,林文青的脑子里满是章公像那熟悉的微笑。深夜,他电话联系了堂叔林乐居。在两人的交谈中,关于佛像的更多细节变得清晰起来。次日一早,林文青就坐上了回福建的飞机。此后,他逐渐放弃了广西的生意,成为追索章公像的村民代表之一。

            而旅居匈牙利多年的海外侨胞李震关注到新闻后,也主动联系上阳春村村民,并多次赴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协助比对确认。时任阳春村村支书林开望在从国外传来的照片里发现,佛像背后尚存“嘉番”字样,这是自己的外公林嘉番与其他村民重修佛像时留下的记录。

            “或许是迫于舆论压力,2015年3月底,收藏者突然提前撤走了佛像。”林文青回忆道。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村民们尝试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收藏者。但最初,他们只能通过媒体报道进行“隔空喊话”,并无什么实质效果。

            综合各方信息,村民们了解到,奥斯卡是以4万荷兰盾的价格购得章公像的。1997年,他在研究时才发现章公像内部有一具完整的人体遗骸。

            当年11月,阳春村村民委员会、东埔村村民委员会代表两村村民拿起法律武器,授权中荷公益律师团队帮助追索章公像,诉讼在中国和荷兰两国平行展开。当年12月14日,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章公像追索案。次年6月8日,荷兰阿姆斯特丹地区法院立案。

            这一事件也引起了我国各级文物保护部门的重视。福建省文物鉴定中心组织专家来到阳春村进行实地调查,通过对面相、服饰、纹饰、坐轿等各方面进行比较,于2018年11月认定匈牙利展出的肉身坐佛像应是阳春村1995年被盗的章公像。

            追索

            为了追索章公像,2018年10月底,6位“林先生”在荷兰经历了难以忘怀的一周。

            2018年10月31日,荷兰阿姆斯特丹法院将举行第二次听证会——这个消息传至阳春村、东埔村时,距离听证会开始仅剩72个小时。

            从未踏出过国门的6位村民代表当即决定远赴荷兰,即便他们连签证都还未办理。当时,阳春村还是贫困村,东埔村也并不富裕,村民们一点一滴地捐出6位村民代表的机票钱和食宿费用。

            10月29日,他们从家里出发,先后乘面包车、大巴车,于30日凌晨抵达广州。来不及吃饭、休息,他们直奔荷兰驻广州总领事馆。在外交部门、媒体记者的帮助之下,他们在总领事馆拿到签证,直接赶赴机场。

            没想到,在距离机场3公里处,居然遇到了堵车……

            幸运的是,他们在最后时刻登上了飞机。“刚登上飞机,飞机舱就关闭了。”在他们心中,好运气总是章公给予的。

            抵达荷兰后,语言不通的“林先生”们又被当地海关拦截。关键时刻,他们联系上提前到达的律师,经过沟通解释,终于顺利进入荷兰境内。

            听闻这些中国农民不远万里来欧洲是为了追索文物,当地的海关工作人员对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听证会前,大家推选林文青为代表。他准备了一段发言稿,阐述了章公像对于村民们的特殊意义。“但最终,我并没有得到发言的机会。”林文青不无遗憾。

            由于人生地不熟,6位“林先生”带着行李,在阿姆斯特丹的新老城区间奔波,在地下室宾馆和青年旅社间辗转。

            其间,他们还在收藏者的家门口驻足了一会儿。“这可能是20多年来我离章公像最近的时刻了。”林文青感慨道。

            可惜的是,这次追索终未能如愿……

            判决

            2018年12月12日,阿姆斯特丹法院作出判决,认为根据荷兰法律,只有自然人和法人具有民事案件的诉讼主体资格,而阳春村村民委员会等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因此驳回了起诉。而章公像为集体所有、非个人所有,也不宜以村民个人名义起诉。

            悲中有喜的是,在阿姆斯特丹法院开庭前后,村民们终于与奥斯卡建立了联系。

            与此同时,国内的诉讼仍在推进。

            2020年12月,三明市中院对该起物权保护纠纷案公开宣判,判令被告返还章公像。37页、2万多字的判决书,逐一认定了本案中的焦点问题。这一案件,还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2020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案件之一。

            奥斯卡在去年1月提出上诉,案件从三明市中院移交至福建省高院,进入二审阶段。本月19日上午,章公像追索案二审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章公像原供奉于阳春村普照堂。1995年12月14日,佛像被盗。奥斯卡主张1996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买受取得涉案佛像,但未提供佛像来源的相应交易凭证。2015年3月,佛像在被盗近20年后经奥斯卡许可在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公开展览。

            二审法院认为,讼争的章公像属于非法出口的被盗文物,兼具人类遗骸、历史文物、供奉信物等多重属性,反映中国闽南地区传统习俗和历史印记,是当地村民长期供奉崇拜的信物,与当地村民存在特殊情感,于法于理于情均应返还,故作出如上判决。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作为义务代理章公像追索案的律师团中的一员,范丁宝认为,终审判决充分阐释了阳春村和东埔村村民们的诉讼请求,驳回了奥斯卡的上诉,作出了客观公正的判决,让章公像回归有了实质性进展。

            律师团另一成员徐华洁表示,以前海外文物追索主要是通过外交、协商等方式进行,此案开创了通过司法程序追讨海外流失文物的先河,让全世界见证了中国人索回非法出境文物的决心。

            章公像所有权有了官方认定,但如何执行仍是难题。

            “就目前而言,我国与荷兰没有签订司法协助条约,故不能直接在荷兰法院申请执行。但判决后,奥斯卡很难转让佛像或将其用于商业目的的运作。”范丁宝表示,“我们也会再跟奥斯卡本人积极协商,并通过民间组织、爱心华侨等协助沟通,争取以较小的代价让章公像早日回归故里。”

            福建省法学会副会长、省法学会国际法学研究会会长屈广清教授也在持续关注这一案件。他认为,在其他方法无法奏效的情况下,国内诉讼拓展了中国海外文物追索的新路径,“法律上的确权是文物追索的关键步骤,会对海外文物占有人形成强大的舆论压力及相应的后续转让障碍,有利于加快纷争的解决”。

            他表示,该判决虽无法强制执行,但也不排除可以在互惠互利的前提下,破例争取特殊的民事司法协助,申请荷兰法院承认、执行。如此方法无果,还可依法对被执行人采取一定的相应措施,如限制入境、对其在中国的资产采取一定措施等,以敦促其履行判决。

            期盼

            章公像的归期依然未知,但村民们的信心更足了一些。

            “判决结果让我们无比高兴。希望藏家尊重法律,履行判决,我们也很愿意与他和平地进行对话沟通。”从法院回来后,林开安十分兴奋。

            值得一提的是,村民们与奥斯卡的关系并非剑拔弩张。他们坚信奥斯卡为人善良,“毕竟章公像在他那里几十年完好无损”。2020年疫情肆虐之时,奥斯卡还写电子邮件向村民们问好问平安。在村民们看来,“我们守护同一尊佛像,可以很好地相处,甚至像亲戚一样往来”。

            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千年古村落阳春村,早已摘掉贫困村的帽子。平均海拔700多米的村子,建起约2000亩茶园,全村超过一半的村民种茶增收。依山傍水的阳春,还做起了研学基地、康养中心的规划。

            林乐坚退休前是福建省公安厅网安总队总队长,退休后返乡担任阳春村党支部书记。在他带领下,“数字阳春”建设有序推进。管理人员通过“数字阳春”平台可视化一张图,可随时了解村内的人、事、物等实时信息,有效提高了村级应急指挥调度效率。

            “如果当年就有这套系统,章公像或许就不会丢失了。”林文青说。

            而面积相对较小的东埔村,也依托生态优势,发展起毛竹、生姜、茶叶等特色产业,驶入致富快车道。

            如今,两个村的村民们自发将普照堂修葺一新。普照堂前方,章公祖师文化广场、戏台已建成;普照堂右侧,章公祖师展览馆于今年1月完工,目前正待布展。大家都期盼章公像早日归来。

            “如果不去追索,下一代人可能就忘记了。”林文青表示,“找回章公像,是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记者 徐文锦 严顺龙 通讯员 陈小琼)

          标签:漂泊|章公
          稿源: 福建日报  编辑: 陈子汉陈子汉 [打印]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你至少需要输入 5 个字    昵称:       
          晋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晋江新闻网或晋江经济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晋江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 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 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晋江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晋江新闻网或晋江经济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 信息,繁荣发展互联网行业,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 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晋江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 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电话:0595-85088286。
          大片A网站